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楼上思春的怨妇-萍姨
楼上思春的怨妇-萍姨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沒有帐号?立即註册
x
我今年32岁,身高181,体格健壮,大学毕业。
现在做业务部工作,每天工作事不多,下班回家也沒什么事做。
我家两套房子,都在二楼,是隔壁。
我自己住的那套房子是个两室一厅,很简陋,一间卧室,有一张很大的床,另一间就放了我的电脑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晚上我上网,经常去一些色情的网站,看到刺激的时候,也打打手枪什么的。
由于一年前和女朋友分手后,就再沒有找过,每到看到情慾高胀的东西,就忍受不住,想找个女人来肏肏。
我家楼上住有一个寡妇,叫方萍今年34岁了,个子不算高,属于那种比较丰满的女人,丈夫三-五年前因病去世了,由于她丈夫和我父亲是老朋友,所以两家关系也非常好,她的儿子只有六岁,和我关系也非常好。
多年来,也都是我们两家楼上楼下的跑,尤其是夏天我去她家,方萍姨穿衣服少也不太在意,我和她儿子新色界的时候,方萍姨就穿着很透的半截裤和T恤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,我总是不经意的瞟上两眼,方萍姨的乳房非常大,而且还不是太垂,还穿着那种奶黄色的短裤,透的很,里边似乎是个黑色的内裤,绷的很紧,走起路来,能看到一大半的屁股晃来晃去。
我有的时候忍不住当着他儿子面前,就硬起来,只能遮掩着下楼,回自己房间勐打一轮手枪,打手枪的时候满脑子幻想的都是方萍姨的身体。
这样的日子维持了有一两年之久,由于两家关系很好,我和方萍年龄相差,所以我也只能幻想,从来沒有过份的动作让她看出来。
今年夏天,天气非常热,我正好下载了一部欧美的A片,我一边捋着鸡巴,一边看着A片,爽的混身都是大汗。
突然电话响了起来,接起来,原来是方萍姨,真扫兴…「喂,津铭呀,我家保险丝烧了,家里沒有人,你快上来给我看看,我不会弄,快热死我了」「哦,等会,我马上上去。
他妈的,早不叫,晚不叫,正好想射精了,她又来事了。
我连忙撕了块卫生纸擦了擦鸡巴上流了很多的水。
又拿了螺丝刀,就上楼了。
一进门,房间里好黑,几乎什么都看不见,而且非常热,像个蒸笼一样。
「津铭呀,快点帮我看看,「方萍姨,保险盒在哪里呀?你连个手电筒也沒有吗?」
「哦,沒电池了」我又跑了下去,拿来了手电筒,一打开,哇塞!方萍姨穿了个白色的大背心,头髮披散着,好像热的很厉害,混身都是汗,背心一湿都贴在了身上,暗暗的光缐下,也能看出她沒有戴乳罩,整个身体几乎像裸露一样。
我的老二马上就有了反应,迅速膨胀了起来。
可是又不敢多看,接着跑到了阳台上,踩着檯子就开始接保险丝。
由于心里总想着方萍姨的身体,加上刚才打手枪的时候沒有射精,鸡巴一直硬着,我很尴尬的想让它软下去,可就是不争气的翘着。
我的鸡巴手握住还露出一大截,又穿着一条大短裤,所以帐篷非常明显,我很不好意思的偷瞟了方萍姨一眼,发现她拿着手电筒照着保险盒,眼睛却看的下身,感觉到我看她,接着又把眼神移到了保险盒上。
虽然这些动作很小,但还是被我发觉了。
这个时候我也沒多想,藉着光缐,片刻就把保险丝接了上去,顿时家里就亮了。
「好了,终于亮了,快下来擦擦汗,喝点水,来。
我扶你下来「我一转身,身体正好冲着阿姨的脸,鸡巴这时虽然有点软了,但还是一个小帐篷,方萍姨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了,不敢正眼看我,她伸手抓住我的胳膊,我往下跳,阳台很窄,我一跳下去,用手扶檯子的时候,鼓鼓的鸡巴正好擦着方萍姨的身体。
我这个时候更不好意思了,连忙说:「我要下去了,有事再叫我。」
说完便下了楼,我坐电脑前想起刚才的情节,便打开电脑观看黄色小说,幻想着内容的女角是方萍姨和我翻云又覆雨,鸡巴马上膨胀了起来,我自己使劲的上下套弄起来,突然听见有人在外边敲门,操他妈的,怎么老是有事呀!我不情愿的走过去把门打开,一看原来是方萍姨,她拿着一桶大百事可乐,对我说:「来,这么热的天,可乐拿去喝吧。」
然后,方萍姨自己走了进来,直接到了电脑房,我打开了灯,她走到电脑前,电脑上还保留着沒有关掉的黄色小说,方萍姨说:「这是什么小说呀,我看看」她居然坐下来,看上了。
我在后边站着,那个尴尬呀,如果看见键盘边上还放着刚才擦精液的纸,完了,太丢人了。
方萍姨看了一小会,我站在那里却像是过了大半天,方萍姨转过头,「津铭,你经常看这样的东西吗」「阿姨,我…」「好了,別说了,快把这些纸扔了,別放桌子上」这下子,我更脸红了,可是裤挡里的鸡巴他不争气呀,又硬了起来,似乎硬的还特別胀,特別厉害,顶的的帐篷非常高。
我不好意思的走了过去,刚要收拾纸巾,方萍姨突然握住了我的鸡巴,我惊了,一低头,看见方萍姨大背心里的黑黑的乳头,这时她隔着裤子套弄着我的鸡巴,这下子,我立刻就明白了,头一热,血一涌,一下把方萍姨抱了起来,走到了卧室里。
刚把她放到床上,方萍姨一把扯下了我的大裤头,我的鸡巴这时已经硬的发疼了,估计达到了18公分。
方萍姨用她那个小嘴给我亲了起来,她的口活实在是太好了,又吸又吐,还用舌尖舔我的马眼。
更要命的是,她居然顺着蛋子亲了下去,用舌头舔我的马眼,我一只手抓着她的头髮,一只手抓住她的大乳房,她每舔过一下,我混身都麻的要命,我抓她的头髮就更使劲,然后把她的头抓上来,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,然后有一上一下的让她给我套弄。
「啊…哦哦…爽,爽死了……」我忍不住叫了几声,我一下把她的屁股掰了过来,用手指揉她的阴蒂,刚一碰到,她就混身颤了一下,随着我的动作,方萍姨浪叫了起来「啊…哦…嘶…啊啊啊啊,呕…哦哦哦。…使劲点」屁股一个劲的摆呀摆的,我一看,整个骚屄已经湿的不像样了,我插进屄里的手指也由一根变成两根,接着又伸进去了三根,方萍姨用嘴使劲套弄着我的鸡巴,我的手指也加速抽动,沒一会,她姨已经不动了,只是把头靠我鸡巴上,「哦哦…啊啊…再快点,你太厉害了,我快酸死了…哦啊…啊,行了,別扣了,快上来肏我…快…哦啊,快肏我呀。……津铭…快呀……」一听这个,我马上翻过身,提着大鸡巴就插了下去……
「唉呀…好深那,顶死了,好满呀……啊……」
「操死我……幹我……玩我……幹我」「唔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你的鸡巴…插得…我好舒服!」
「嗯……嗯……弄的好舒服哦,你好厉害哦……哦……人家要……啊啊……要飞了……哎……」
由于今晚搞了好几次自慰,每次都是差点射精却沒射出来,鸡巴一插进方萍姨的屄里,让她的阴道一暖,一紧,我几乎控制不住要射出来,我马上吸了一口气,採用九浅一深肏了起来,屁股上沾满了淫水,撞击起来「啪,啪,啪」……方萍姨用手紧紧抱住我的腰,两个腿蜷了起来,迎合着我的抽插,、扑呲,扑呲,啪,啪、「啊,哦啊哦,使劲呀,顶到我花心里,使劲呀,小宝贝,你太棒了,使劲肏,啊啊……肏死我吧,肏死我呀。…啊啊。…我舒坦死了…啊……」听着方萍姨浪叫,我的力道更加增强,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,每次深的一肏,她都挺起胸脯,大叫一声,看来是爽的不行了。
肏了几百下,又把方萍姨翻了过,让她直着身子趴在床上,我座在她身上,把鸡巴从她后边插了进去,我又用一只手抓着她肩膀,一只手抓她头髮,加快抽插速度,而且每次都插到最深处。:「啊啊…哦哦…不行了,小穴快被肏烂了……啊啊……:我越插越使劲,大腿根也开始发麻,我也忍不住了,「哦,哦,啊啊,宝贝,我要射了……」「来吧,射吧,阿姨做结扎了,来,射到里边呀。
啊啊,哦哦哦」方萍姨用腿盘住我的腰,屁股向上顶的更厉害,我一下精关把不住,射精了,磙烫的精液射进方萍姨的小屄里,烫的她脸都变了形,「啊…哦……舒坦的升天啦…啊啊,「我感觉方萍姨的阴道也夹的更紧了,还一阵阵的收缩。
我趴在她的身上,紧紧的搂着方萍姨,鸡巴还硬硬的挺在方萍姨的小屄里……从此以后方萍姨对我格关爱,经常找我做爱肏屄,或我有需要便也找她来洩一洩,我们都盡情的享受这种激情和性福,彼此谁都沒想过何时终止这种关系……